袁世凯告密导致了戊戌政变吗?

时间:2015-12-13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1898年夏,27岁的光绪皇帝在资产阶级维新派的推动下,“不惑于浮言,不挠于旧党”,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开始了“百日维新”。九月二十一日凌晨,慈禧太后自颐和园间道入西直门,直奔光绪帝住的大内养心殿,尽括章疏,携之以去。她怒斥光绪帝:“我抚养汝二十余年,乃听小人之言谋我乎?”光绪帝战粟不敢出声,良久才嚎嚅说:“我无此意。”慈禧太后唾骂道:“痴儿,今日无我,明日安有汝乎?”立传懿旨,以光绪帝不能理万机为辞,再次临朝训政,将光绪帝幽禁于南海瀛台涵元殿。从此,这位青年皇帝在这四面环水、太监把守的孤岛上度过他一生中的最后九年,他所兴革之事被全部推翻。“伏尸名士贱,称疾诏书哀。”这就是近代史上着名的戊戌政变。
  
  是什么原因促使慈禧太后突然发动这场宫廷政变呢?史料记载不一,后人观点分歧。最流行的说法是,谭嗣同夜赴法华寺,劝说袁世凯起兵勤王,围攻颐和园,劫持皇太后,杀死直隶总督荣禄;袁世凯佯作应允,立即向荣禄告密;荣禄星夜进京,闯宫告变;慈禧太后即刻赶回皇宫,政变发生。例如,常为史家所征引的费行简《慈禧传信录》就是这样描述的:袁世凯从谭嗣同之口得知维新派“锢后杀禄”之谋,赴天津向荣禄密告,荣禄大惊失色,即嘱袁世凯守卫天津,自己乘火车微服入京,直奔颐和园告变。时已夜午,荣禄急叩园门,守门人不肯开门,有一待从出来,认得荣禄,才导引入内。
  
  到慈禧太后寝宫,荣禄捶门而呼,时慈禧太后己寝,闻报召荣禄入内室,问道:“是康有为等谋变耶?”荣禄告以袁世凯告密之语,慈禧太后震怒,连叫:“小子负心”,立即起驾回宫,并命令荣禄驰赴宋庆、董福祥诸军防变。这天光绪帝原拟赴颐和园向慈禧太后请安,未及成行,慈禧太后的轿舆已进皇宫,正在他出而迎驾、惊异不止之时,慈禧太后把他狠骂一通,宣布“训政”了。范文澜的《中国近代史》、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作为高等院校教材的《中国近代史》等有影响的论着,都持这种说法。
  
  有的史料说,袁世凯告密后,荣禄不是闯宫告变,而是电奏慈禧太后的。这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日本驻天津领事曾发电报给外务相,内称:“皇帝在九月十九日接见袁世凯时,密令他从小站派四千名兵士到皇宫担任皇帝的禁卫军,在袁世凯回小站的第二天,袁向后党分子直隶总督告密了。直隶总督立刻电奏慈禧太后,太后立即重新执政。”(《大陆杂志》第三十八卷第九期)国内颇有影响的《申报》十月八日也发表报道:“康有为等曾奏请饬调新建陆军三千人,入京围颐和园,劫令皇太后改易服式,为天下倡……慰帅(袁世凯)微有所闻,……密告荣中堂(荣禄),电奏皇太后,宫寝得免震动。”(戊戌变法》资料丛刊第3册)
  
  但当事人袁世凯却否认此说。袁世凯的《戊戌日记》记载,他于九月二十日陛辞出京,日落时乘车抵天津,拜谒直隶总督荣禄,“略述内情,并称皇上圣孝,实无他意,但有群小结党煽惑,谋危宗社,罪实在下”,所以“必须保全皇上”。后因叶祖珪等人入座,而约次日详谈。第二天一早,袁世凯备述详情,荣禄大呼冤枉:“荣某若有丝毫犯上心,天必诛我!”袁世凯说:“此事与皇上毫无干涉,如果及皇上,我惟有仰药而死耳!”筹商久之,迄无善策。当晚,荣禄折简来招袁世凯,出示训政之电,政变“业已自内先发矣”。这与流行的“袁世凯告密,荣禄闯官告变”的说法不同。日记为政变后第8天追记,直到1926年才发表于《申报》,此时袁世凯已死了10年,以世人唾骂的“窃国大盗”的形象钉在历史的耻厉柱上,有谁再去相信他的自我表白呢?不过,不少人还是认为袁世凯告密不是戊戌政变的直接原因,如苏继祖的《清廷戊戌朝变记》、丁文江、赵丰田的《梁任公先生年谱长编》,台湾学者黄彰健的《论戊戌政变的爆发非由袁世凯告密》等论着皆持这种看法。
  
  也有的材料认为,慈禧太后是害怕维新势力与外国势力勾结才发动政变的。当时,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访问中国,许多京朝官员奏请光绪帝留伊藤博文为顾问官。九月二十日,光绪帝接见伊藤博文。伊藤博文由康有为同乡好友、户部侍郎张荫桓带领,他们在到班、上殿、下殿时都拉手致意,在帘内监视的慈禧太后顿起疑心。“伊藤果用,则祖宗所传之天下,不啻拱手让人。”加以她早就听到康有为勾结日本谋劫太后之说,于是发动政变。曾押解牵连获罪的张荫桓流戍新疆的王庆保、曹景郕的《驿舍探幽录》就是这样描述的,台湾学者萧一山《戊戌政变真相》即信此说。
  
  还有些记载认为,李鸿章的儿女亲家、顽固守旧的御史杨崇伊上“即日训政”密折,说康有为兄弟为梁启超来京讲学,煽动天下之士心,且引入内,廷,即为清制所不许,又为太后所忌;而变更成法,斥逐老成,布置党羽,更无异向太后夺权。慈禧太后接受他的奏请,回宫发动了政变。李剑农的《戊戌以后三十年中国政治史》认为此说是实,房德邻着《戊戌政变史实考辨》不仅赞同此说,而且以大量新资料考证:慈禧太后己于九月十九日起从颐和园回宫,住在中南海,九月二十日荣禄夜奔颐和园告变之事不可能发生;荣禄得袁世凯密告,电奏太后之说不合清廷奏事制度,自太后归政,她那里也不再设奏事官,也无专用电台,往来电报都经京局,荣禄岂敢冒险电奏?袁世凯和荣禄确有保全光绪帝之意,所以,荣禄在九月二十一日政变发生的当天晚上才将袁世凯的密告奏报慈禧太后;政变当天,清廷只下诏捉拿康有为和无关重要的康广仁,不捉拿“谋乱要犯”谭嗣同,也证明政变不是袁世凯告密所致。多年来传说袁世凯告密致慈禧太后发动政变,是以讹传讹:九月十八日谭嗣同夜劝袁世凯勤王,二十日袁世凯向荣禄告密,二十一日一早慈
  
  禧太后发动政变,当晚荣禄密报慈禧太后,二十二日起清廷搜捕维新派,二十八日处死谭嗣同等维新六君子,二十九日依据袁世凯告密内容宣布维新派“谋围颐和园,劫制皇太后”的罪状,这样就给不了解内情的人们造成错觉,以为慈禧太后是得到袁世凯密告后才发动政变的。
  
  诸位读者,你以为哪一种说法可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