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徐治安:曾护送朱德元帅过黄河

时间:2016-01-30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老兵徐治安:曾护送朱德元帅过黄河
老兵徐治安:曾护送朱德元帅过黄河
  徐治安,1920年出生于四川潼南县,是一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
  
  走进徐治安老人的家,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抗战老兵、民族脊梁”的牌匾。
  
  除了牌匾以外,徐治安老人最宝贝的还有这两块抗战纪念勋章。
  
  徐治安一生经历了多次战役,还曾作为队长护送朱德元帅渡黄河,这些都是他最珍贵的回忆。
  
  “参军抗战是因为被抓壮丁,没人愿意被抓壮丁,但是我不一样,只要能抗日打鬼子,被抓壮丁我也乐意。”
  
  “我参加抗战时的身份是国军的兵,但是在我心底,我不是国民党的兵,我是人民的兵,我护送过红军总司令朱德元帅过黄河!”
  
  “人人都怕死,可如果我们不冲上去抗日怎么办?死的人会更多!”
  
  “我们当时一起参军的人有几千个,抗战完了,最后活着回来的,连上家属也才10多个人。”
  
  ……
  
  6月4日,我们在四川彭州市天彭镇天府中路社区西七巷见到抗战老兵徐治安时,他正在读报。今年已经95岁高龄的徐老眼不花、耳不聋,回忆起70年前那段热血沸腾的峥嵘岁月,滔滔不绝。
  
  18岁被“抓壮丁”参加抗战 保家卫国圆心愿
  
  1920年,徐治安出生于四川省潼南县花岩乡的一个农村家庭。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战争死了很多人,为了充实军队,当时的国军在全国各地抓壮丁。1938年,年仅18岁的徐治安在安岳县长河乡探望姐姐时,被抓壮丁入伍当兵。
  
  “参军抗战是因为被国军抓壮丁,没人愿意被抓壮丁,但是我不一样,只要能抗日打鬼子,被抓壮丁我也乐意。”徐治安说,因为战争的缘故,大家惶惶不可终日,日子过得十分艰苦。“当时我们的日子就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不晓得过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如果没有战争,没有日本人的侵略,就算生活条件差点,也不至于过得那么恼火。”
  
  “被抓壮丁的时候,我只有18岁,也是个热血青年。当时觉得只要是去参军,能打鬼子不论是不是被抓壮丁都好。”徐治安说,在长河乡被抓壮丁时,他原本就是想在探望嫁到安岳县的姐姐后就入伍参军,上战场保家卫国的。被抓壮丁入伍也算是圆了他的心愿。
  
  之后,徐治安便被转送到成都大面铺曾家祠堂集训。1938年下半年,徐治安和数千名川军士兵一起穿着草鞋、短裤徒步去了宝鸡,乘罐车到洛阳、晋城,编到李家钰47军178师532团在一营一连一排三班当兵,镇守晋东南、陵川、长治一带,后被调到178师(师长李宗昉)在师部侍从室,任务是保卫长官安全。
  
  95岁的徐治安老人现在身体十分硬朗,耳不聋眼不花,读书看报完全不成问题。
  
  徐治安老人说,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感觉特别的踏实幸福,心里舒服了,自然身体也就特别好。
  
  如今,徐治安和老伴早已儿孙满堂。对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徐治安而言,没有战争,一家人平安喜乐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曾经护送红军总司令朱德渡过黄河参加洛阳会谈
  
  “我参加抗战时的身份是国军的兵,但是在我心底,我不是国民党的兵,我是人民的兵,我护送过红军总司令朱德元帅过黄河!”徐治安说,和朱德总司令在一起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之一。
  
  1938年10月后,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国共团结合作的形势开始出现动荡,蒋介石掀起“溶共、限共、反共”的高潮,国共军事摩擦也日渐多了起来。1940年4月下旬,红军总司令朱德在从晋城准备回延安筹备中国共产党“七大”会议前,特意安排去洛阳会见国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
  
  “当时我们178师的师长李宗昉与红军关系友好密切,朱德总司令找到我们师长,希望我们派一个班的力量帮助他躲过日军的围剿,护送他过黄河到洛阳开会。当时我就是这支护卫队的队长。”徐治安回忆,当时朱德总司令身边只有一个警卫员,全面护卫的工作担子就压在了自己带领的护卫队身上。
  
  “抗日是第一位的,保护首长顺利渡黄河到达洛阳,让国共的抗战指挥官顺利会谈,就是在保卫抗日的重要力量。”徐治安说,为了保护好朱德总司令,他和护卫队的队员们分成三个组行进,朱德总司令在中间一组。护卫队全队携带了一挺机枪,每人配备了一把中正式步枪。“当时敌人的围剿很厉害,我们武器装备比不上他们。为了安全,我们不敢走大路,都是绕道走林间小路。每到一处打尖歇店都很小心,还好整个过程有惊无险。”从晋城到洛阳,徐治安和护卫队护送着朱德总司令走了2天200多公里,最终平安渡过黄河抵达洛阳。
  
  之后在朱德和卫立煌的会见中,双方不仅修复了国共合作的友好关系,还解决了两大问题:第一,允许八路军在中条山保留一条运输线,并把1940年3月被国军二十七军在同善镇、国军十五军在垣曲北垛捉去的三、四十名八路军兵站人员,以及在晋东南等地捉来关押在西工兵营中的八路军人员统统放回。第二,解决了国民党军需机关一度扣发八路军军饷的问题,这对于稳定抗战统一战线,增强抗战力量来说意义重大。
  
  “一辈子也忘不了战友死自己怀里的样子”
  
  “在战场上,我们每个当兵的都无数次地经历生离死别,也无数次地与死神擦肩而过。我们都知道战争会死人。人人都怕死,可如果我们都不冲上去,怎么抗日救国?死的人会更多!”在徐治安的记忆中,战争是残酷的,血腥的,抗战的胜利也是用一条条鲜活的人命熬出来的。
  
  “有一段时间,我们住在窑洞里,鬼子的炮弹每天都在我们头顶上飞来飞去。有一天,我在窑洞里打草鞋,一个战友来找我聊天。聊完天他出门的时候,一颗炮弹正好打在他的身上,我当时就站在他身后不到五米的地方。他就倒在我怀里,两个眼睛瞪大地看着我。”徐治安说,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战友死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据徐治安回忆,当时和他一起从成都出发,前往抗战一线的士兵有几千人,抗战结束后,最后活着回来的,加上家属才10多人,那种惨烈是如今和平年代的人们无法想象的。回想起当年人人都吃不饱的旧社会到现在安居乐业的新中国,徐治安老人为自己曾经所做过的努力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