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大师齐白石的故事

时间:2015-05-18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国画大师齐白石的故事
  在冷遇中奋起
  
  我们都知道齐白石是国画大师,其实他也是一位篆刻大家,齐白石决意学篆刻,缘于他受到的一次冷遇。
  
  一次,齐白石在白石铺一大户人家描容,偶遇从长沙来的篆刻名家。人们送来不少名贵石料请他刻印,齐白石怀揣一块寿山石,也希望这位刻印人为他雕琢一番。
  
  他按规定日期找到那位篆刻名家,深施一礼,恭敬地问:“先生,前几天我送的石料刻好了吗?”
  
  “你是谁呀?”刻印人答非所问。
  
  未等齐白石开口,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说:“他是我家老爷请来的描容匠。”
  
  “描容匠?”篆刻名家漫不经心地从箱里翻出一块石科,“是这块吗?”
  
  “你晓得此为何石料?”
  
  “寿山石”,齐白石从容地回答道。
  
  篆刻名家想不到眼前这个平庸的小字辈答得如此爽快,便不敢再问了。为了显示自己的学问,他举起寿山石,面对众人,口若悬河:“这种以叶蜡石为主组成的石料,品类繁多,我手中的寿山石是治印的上品。因该石产于福建省的寿山……”
  
  齐白石见篆刻名家滔滔不绝,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急忙问道:“先生,我的印到底刻好没有?”
  
  篆刻名家不耐烦地把石料往桌上一扔:“不平,拿回去磨平再来!”
  
  受到如此冷遇,齐白石不免怒火中烧。他冲上前,一把抓起那块心爱的石料,回到住处,卷起行李,撕掉未画完的人像,不辞而别了。
  
  他不知自己是如何跌跌撞撞地赶了几十里山路回到家的。尽管父母、妻子的劝导是那样言之谆谆,而他却“听之藐藐”。因为他胸中燃着一堆火,憋着一股气。他托起那块寿山石,久久凝视着,任胸间的怒火燃向眼中,又任感情的泪水将怒火浇灭。
  
  蓦地,他瞥见窗台上那把铮亮的修脚刀。他想:别人用刀能刻印,难道我就不能上“刀山”,下“石海”?难道我就不能开始卓有成效的铁笔生涯?他左手握石,右手持刀,把全身的愤懑和满怀的情志凝聚于刀尖,平生第一方印章“金石癖”终于刻好了。这“愤怒之作”布局合理,刀法苍劲,隐隐有一股刚毅之气。他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凝滞心头的闷气也驱散了不少。
  
  当他把那方“金石癖”拿去请教黎松安时,后者甚感惊喜:“了不起,了不起,妙趣天成,颇有韵味,与长沙名家所刻,大有雅俗之分嘛!”“这是被逼出来的,”于是他讲了自己遭受冷遇的经过后,又拿出几方印章求教于黎松安。
  
  黎松安打趣道:“这有何难。南泉冲有的是‘楚石’,你挑上几担回家,随刻随磨,随磨随刻,等刻的石粉能装满三、四点心盒,功夫就到家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此,齐白石白天描容作画,晚间操刀刻石。功夫不负苦心人,他的刻印技巧在同辈中后来居上,很快独步一时了。在师友们的热情鼓励和大力支持下,他从所刻众多的印章中精选出一部分,刊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印稿,共四本,题名为《寄园印存》,每印均附拓边款。而收在印稿中的第一方印章,便是当年奋发图强时用修脚刀刻的“金石癖”。
  
  警世箴言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莫羡牡丹称富贵,却输梨橘有余甘。
  
  似者媚俗,不似者欺世,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一语识人
  
  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毕加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