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语录

时间:2016-04-09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李银河,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着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谓"群奸群宿、聚众淫乱"不过是西方社会正常生活中屡见不鲜的"性聚会"(sexorgy)而已
  
  我的幸福太多了一些,心中的郁结太少了一些,这对文学很不利。
  
  暗自希望能跟文学沾点边,虽然知道一旦做起来,恐怕只能是眼高手低的那一类。
  
  生命无意义的看法不可让人们知道,原因在于,一旦知道,有些认真的人可能自杀或出家,就像托斯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基里洛夫(《群魔》)那样。
  
  人们需要欺骗,让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很忙碌,很有意义。
  
  我倒愿意把每一天醒来当作出生,把每晚睡去当作死去。
  
  我相信,经过这样的训练,到死时我会很平静,因为我早已实践过无数次了。
  
  我就是一个实践的生命哲学家。
  
  言论自由是人的一个基本权利,表演节目大致也属于这个权利范畴。
  
  难道说只有喜欢高雅的人才有娱乐的权利,喜欢低俗的就没有娱乐的权利,只能向隅而泣吗?
  
  嫉妒是绿色的,嫉妒败坏人的心情。
  
  这世上总有人比我更有才能,比我更富有,比我更美丽。
  
  享受自己所拥有的,不羡慕自己所没有的,这样才能保持愉快的心情。
  
  人活一世,不可能拥有所有的东西。与其让那些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来诱惑自己,败坏自己的生活,不如安于自己已经拥有的一点快乐和平静。
  
  我们习惯了在工作中消磨自己的人生,想不到还可以有这样一种温柔优雅的生活。
  
  他远离了世俗的一切。他远离了世间所有的美好,也远离了世间所有的丑陋。
  
  了规范人的社会行为,社会总要订立一些制度法规,行为规范。这些制度一旦被制定出来,就产生了一种惰性,或者说是一种维持自身存在的下沉力,就像液态的水泥渐渐凝固为固态的水泥块一样,变成了沉重的一大坨。
  
  这是典型的作茧自缚、画地为牢。电影审查制度就是这样的一个亟待改革的制度。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
  
  对于业已形成的制度、规范,一般人的反应是遵从,而不会去质疑。
  
  审查制度的荒诞之处在于:没有人知道应该按什么标准来审查。而标准的难以设立是由艺术品的性质决定的。
  
  许多电影人的违规操作难道不是由于这些规定过于荒诞吗?
  
  电影人在他们进行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感受到权力对他们的压抑,所以在他们那里就产生了反作用力。
  
  他们感受到的压抑证明了制度的不合理,这个制度不是在保护中国电影艺术,而是在使中国的电影艺术“蒙受损失”。
  
  美国的电影评级人员的权力远远不如中国的审查人员大,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去拥有评判一部影片基调和立意如何、然后决定这部影片可不可以拍摄和放映的权力。
  
  许多过时的制度的存在都有历史的原因,这不能成立为它们继续存在的理由。
  
  因为民主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国家,要搞试验要特别的谨慎。
  
  别的国家不会管你,你强大了,他们就高看你一眼;你贫困,打内战,他们低看你一眼。
  
  中国的事情还得靠咱们自己来办。
  
  邓小平确实聪明,他让大伙把意识形态论争先放一放,集中精力搞经济。
  
  邓小平这个人直觉真好,知道怎么对中国最好。
  
  如果邓小平不是一个直觉的天才,他也不会在三起三落之后,最终把中国引上正道。
  
  查建国和邓小平的区别就是前者是理想主义者,后者是现实主义者。大家都是为了把中国的事情搞好。大可不必如临大敌。如果大家都冷静下来,矛盾不难解决。
  
  看来,做个中国人已经有了骄傲的资本了。
  
  在中国,性从来是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它是人性中一个小小不言的弱点,是人人内心阴暗的角落中隐藏的一个“肮脏的”小秘密。
  
  别的感觉没有什么,只是觉得目前的中国肯定是需要这样的声音,这样的道理,这样的论争,不然人们不会如此激动。
  
  在学术研究之余,希望传播一些我认为正确的理念,帮助人们改变一些混乱和错误的观点,为国人建立健康的性观念贡献一点力量。
  
  九位政治局常委里仍然一个女性也没有,这是中国男女平等还差得很远的一个表现。
  
  传统的性别观念对现实当中的性别权力关系仍有强大的影响和型塑力。
  
  虽然男性统治女性的观念早已远离了社会的视野和关注,但是它的力量无所不在,它的影响一直达到国家的最高层的领导机构。
  
  所谓教育在中国和在西方根本不是一回事:人家是学点知识,咱们是玩命。
  
  没有人还会从单纯增加知识的角度看学习,也没有人能感到学习的快乐。人们感受到的只有竞争的压力,只有苦不堪言,没有轻松愉快,没有兴趣盎然,没有纯粹从了解新事物而来的欣喜。
  
  们的社会现在全都是按照资本的规律在运行,所谓社会主义不过是二次分配上做得好一点,多一点。
  
  要想把收入用税收做二次分配以控制贫富分化,一定要有庞大的税收机构。
  
  社会的发展有它自己的规律,我们能做的也许只是静观其变了。
  
  我提倡禁欲
  
  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mop.comL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mop.comL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
  
  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
  
  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
  
  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爱情的秘诀就是“高估”对方。